【宋扇·清风】《听琴》传统 重审宋代美学

【宋扇·清风】《听琴》传统 重审宋代美学

2017-11-01 02:05

  舞台剧《听琴》是宋扇生活美学馆和博盟文化共同打造的宋代文化系列舞台剧《宋扇清风》中的第一部。将宋代生活意趣、美学、文化内涵,以情景化、故事化的方式典型地加以呈现。以宋扇为线索,让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超越时空,当今大众重新审视自己骨子里的中国传统文化基因。《听琴》出品人张静娜;导演池浚;制作人张赢;编剧:池浚、薛莉莎;主演:张子盛、潘晓佳、刘中哲、李梓祎等。该剧已于10月17日、18日在国图艺术中心演出,艺术顾问吴钊、姜嘉锵亲临现场,获多方好评。

  出品人张静娜女士秉着极大的热情全程参与,在被问到是出于何种原因打造《宋扇清风》系列剧时,身兼全球宋代生活美学者、宋扇品牌创始人、中国传媒大学MBA产业联盟秘书长、国际城市文学学会宋词研究中心主任数职的她表示,宋文化是她一生挚爱,尤其艺术,因为它展现了生活之美。美好的宋文化便如同太阳的光彩,绚丽夺目,。而太阳的核心又是什么,是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像太阳的内核,拥有具大的质量和能量,我们通过,通过一生的也很难看到它的全部,但是我们通过宋代文化艺术的光彩能感受到它惊鸿一瞥的美丽与善意,这足以表达我们对传统文化,这是张静娜女士做《宋扇清风》系列剧的初衷。

  《听琴》是宋代文化、古琴文化的戏剧化。以宋代古琴文化为立足点,将宋代人抚琴、听琴、斫琴,诗词吟诵、琴曲中表达的文化内涵和,变成有情节、有人物的故事,通过剧情发展和剧中人物语言行为呈现为舞台剧。

  《听琴》不同于以往的话剧、音乐剧或古琴音乐会等,而是在剧中追溯琴曲本身后面的历史,探求“琴剧”一种新的方式。每场戏都有古曲演绎,并以琴曲作为场名,让现代观众和千年古琴近距离接触。涵盖了古琴、团扇、诗词等多种中国传统文化,运用中国气派的话剧表演、歌唱、舞蹈等综合艺术手段,渗透在剧中的表演、舞美、音乐、道具、服饰等方方面面。这些复杂要素的内在融合,构成完整的艺术品,绝非元素的拼盘。

  《听琴》是宋代名画《听琴图》的立体化。将宋代的纨扇文化形象化为一个名叫“宋扇”的现代“90后”女孩,作为线索性人物,梦回大宋,进入宋代人生活的“朋友圈”,与宋徽赵佶、李师师、蔡京等人发生故事,演绎宋人的爱恨情仇,将千年古琴和现代琴人有机结合,在今人与古人的碰撞、融合、交流和默契中出戏。

  通过《宋扇清风》系列舞台让更多人了解“琴棋书画,诗酒花香茶”的宋代生活美学方式,把每一个雅的内涵在理论上夯实,做成一部部雅集,可与国际接轨,因为这与的私人Party有异曲同工之妙,很多艺术家在上即兴的舞蹈诗歌,促进国与国之间,民与民之间文化交流,道法自然,因为雅集需要场景,雅集更需要雅人,雅集更需要雅量,与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坐而论道,碰撞出精彩瞬间。宋代生活美学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它的兼容、普世和物以载道,将引领更多信息化时代唯美不破的年轻群体走进传统文化。

  破画千年,帝王艺梦,伊人立前,一曲悲欢离合,美人江山,两袖清风吹明月,今人唱古,古琴(情)传今不变!好过瘾!!

  “听琴”是音乐与戏剧跨界融合的尝试之作,只对新的艺术形态的探索,琴以剧为脉,剧以琴为核,最为惊叹的是本剧是从一幅平面的“听琴图”,演化为一场兼具声台形表、唱念做打的富有戏剧性的舞台表演,有诗有画,有理有情!

  第一次看这么特别的演出,好精彩,古为今用的传承,用心良苦。倾心传承一脉古典,是文化人的终极理想,池老师厉害了!

  这部剧以北宋《听琴图》为引,融合古琴、宋扇、诗词演唱等元素,穿古越今,续写宋徽与李师师的传奇故事。

  这部戏非常精彩!出奇之处在于巧妙融合了传统与现代(诗词吟唱与穿越题材)、古今与科技(古琴为信物,利用高科技让古画活起来),在场的年轻人与都能从中找到共鸣点。除此之外,从剧中随处可见的历史典故、诗词唱段中,国学和编剧功底可见一斑。

  剧中将古琴、扇文化与诗词吟唱结合起来,的确是一种创新和探索!值得我们学习!在我们发扬传统文化的大下,这部戏是应当推崇的好戏!

  大作构思精巧,韵味独特,画中有诗,诗中有戏,横跨诗、画、剧,纵含信、达、雅;实乃一上乘耐品之佳作,欣喜诚贺!

  非常美,非常好,看得出来整个制作的用心,台词文本非常有功底,古琴很赞,不愧是大师级的。专注地打磨出这样一个高品质的作品,女主角、男主角都很称职,表现的情感十分真挚动人,非常难得!这整个创作过程中,其实也是大家对宋代美学的一次集体追求,很棒!

  首先对你勇于探索创新舞台剧艺术新形式,表示支持鼓励和点赞。你的创新剧目,让观众和业内人士大开眼界,也为舞台艺术与时俱进创新开了先河。

  《宋扇清风听琴》剧目艺术形式我欣赏了,剧目表述的内容我读懂了(阳春白雪)。该剧成功首演,充分说明池导这个创新艺术形式,具有广阔的探索前景价值和意义。

  伯牙子期,可悲!秋风团扇,!高山流水觅得的是一个“懂”,团扇秋风了却的无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