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学院“喜迎十九大青春建新功”暑期社会实践系列报道之七

国际交流学院“喜迎十九大青春建新功”暑期社会实践系列报道之七

2017-09-24 19:04

  我们实践小分队除对哏都相声主持人------“二伯”张宸进行采访活动外,同时跟进调查的步伐,通过线上和线下两种调查方式(即通过“微信平台”和“滨江道商业街”),向广大社会群众发放调卷,主要目的为了解相声作为传统曲艺在广大老百姓特别是当代年轻中的地位及影响等。在结束小组为期一周的问卷发放活动后,我们也收集到近200份问卷调查结果(其中包括线余份),这令我们倍感欣慰,在此也感谢配合“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交流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暑期社会实践小队”进行活动调查的社会全体人士。

  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在接受问卷调查的人员中,男士和女士各占比3:7 ,女士居多,且年龄在25岁以下的人占比高达75% ,另外15%为 25-45岁,其余10%在 45-65岁之间,而65岁以上为0 ,这也不难看出我们的调查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或者说现在这两种调查方式更加针对年轻人,因为相声在哏都老年中的地位大概像煎饼果子在天津中的分量一样重,这点毋庸置疑。在调查的这些人中,上班族占20% ,学生占75% ,退休人士占4% ,大概因为我们都是学生,人际资源有限,所以在线上这个环节发放问卷时收到的答案大多来自学生,不过值得肯定的是,学生确是年青一代的主力军,这对于我们研究“传统曲艺在年青一代的影响和”是起了相当大的帮助的。然而就“相声的喜爱程度”而言, 95%的人表示“非常喜欢/ 还可以”,仅有5%的人表示“没兴趣”,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没有人选择“很讨厌”,也就是说,不管是否是哏都人,大家都乐意接受“相声”这一传统曲艺的存在。至于“能说出多少个知道的相声演员的名字”,大部分人能说出3-5个,当然不乏10个以上的------相声的粉。到了“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到相声文化”这个问题,在“上学前(孩提时代)”和“小学初中时期(少儿时代)”这两个时期占比相当多,加在一起超过90% ,剩下不到10%的人也是在高中大学时期接触到了相声,没有人是工作后才知道相声的。作为哏都青年的我们,从小或多或少都会跟着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听着收音机里“逗哏”和“捧哏”有来道去地说着段子逗人开心,即便那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东西叫“相声”,也听不懂他们所谓抖的“包袱”,但看到爷爷奶奶听完一段声音后乐呵呵地笑起来就知道这是个好玩的东西。再长大一点,在上下学的上,不管是坐公交还是私家车,打开收音机,相声必须是必需品。我还记得高三放学那时候,妈妈接我回家的上,里放着“郭德纲、于谦”,听上一两段,“哈哈哈”之后能消除一天的疲惫,所有烦心事都烟消云散。一说郭德纲就能想起万年老梗“牛粪有的是”。所以,在“通过何种渠道欣赏相声”这一环节,“”占到60% ,大家上下班途中都会听听相声解解闷。但这是个多选题,所以除“”外,“电视节目”和“网络”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不难看出,有了科技力量的支持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文化速度。如果经济、时间都允许的情况下,大家都会选择去现场听相声,而且心目中合理的票价大概是“一张毛爷爷”。

  对于展望相声的发展前景,大多数人的答案是“不温不火”,另一部分人的想法集中在“重现繁荣”或者“不好说”,但没有人觉得它会“日渐”。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都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相声”的未来不是我们说了算,我们说让它繁荣它就繁荣,说它就,这是不可能的,只有它能决定自己的样子。所以我们也希望相声行业后继有人,不会出现相声演员青黄不接的现象,也不会出现相声创作者忙于捞金、无法专心于相声的现象,毕竟我们都希望看到“她”好。在当今这个网络快速发展的时代,它不免会受到小品、段子等盛行风的冲击,但是我相信它不会被,因为我也会带上主观感彩,带上家乡情结说:这不是我们哏都想看到的。要想改善相声行业现状,需要打造知名相声艺术演出品牌,增强相声文化品牌感染力;与时俱进,超越相声传统演出模式,与现代产业相结合;面子工程,脚踏实地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工程。最后一点,也是广大群众提出最多的一点------相声行业从业者提高自身专业素养,勇于承担起相声行业发展和传承的责任。

  其实不仅是对相声,对于其他任何形式的传统曲艺, “传承”都是我们的责任。作为学“汉语国际教育”也就是“对外汉语”专业的我们,我们的责任一方面是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好好地我国传统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传承者,另一方面是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到国外乃至全世界,让外国人了解中国异彩纷呈的传统文化------相声、书法、京剧、太极……让他们知道、了解这个与时俱进、日新月异同时又不忘传承传统文化精髓的中国------一个有着东方神秘力量又迷人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