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梁犹在“文章会” “苏批三国”成绝响

绕梁犹在“文章会” “苏批三国”成绝响

2017-09-29 09:49

  1981年1月,在华北戏院举办的《天津曲艺团曲艺名家专场》演出后,苏文茂(右一)与李万春(右三)、常宝霆(左一)、何佩森(左二)等名家在一起交流艺术。 (何佩森提供照片)

  2008年2月在本报文化部主办的《漫画漫话苏文茂、魏文亮有比赛》上,苏文茂自任评委,评选以自己为主题的参赛作品。

  昨日12时23分,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苏文茂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天津逝世,享年86岁。苏先生是相声大师常宝堃的。他先后与朱相臣、马志存等人合作。他是我国相声界“文哏”艺术最杰出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文哏”大师。由他所表演的《文章会》《批三国》《论捧逗》《汾河湾》等作品脍炙人口,被相声爱好者传为经典。据悉,苏文茂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5月9日10时,在天津第一殡仪馆仙逸厅举行。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苏先生家中,见到苏先生的灵堂布置得朴素庄重。苏先生遗照被簇拥在鲜花之中,照片两侧挂有中华曲艺学会副会长孙福海所写悼词。苏文茂家中亲友、众多相声界人士纷纷前来吊唁。来自无锡、济南、深圳等地的曲艺家协会、相声从业者们也纷纷发来唁电,痛悼一代大家的离去。相声名家魏文亮吊唁行礼后,面对苏先生遗像,他强颜说道:“到那边多倒腾活,一走好。”中国曲艺家协会姜昆致信表示:“悲痛万分,欷歔不已!昨天晚上我已经得知先生生命垂危,我夜不能寐。今晨5:30发信息还为他,然无力回天,还是听到大师辞世的。让我们痛悼的前辈,继承他未竟的事业,把相声作品抓上去,振兴曲艺!同仁们共同努力!苏文茂老师千古!”

  据苏文茂先生的长子苏明杰介绍,苏先生的病情最初发现是在四年前,当时就影响了语言的表达。这对于一个给许多人带来笑声的相声演员来说常的事。随着病情的恶化,病魔了苏先生的肺部、左臂,乃至眼睛。苏明杰对记者说:“在这期间,医院方面尽了最大的努力施救。作为家属我们只能想尽办法让老爷子少。”苏明杰会理发,苏文茂卧床期间,苏明杰就给老爷子理发。理发后,他把老爷子抬坐到轮椅上。房间里有穿衣镜。他就把老爷子的轮椅推到镜前,抹点头油,照镜子,看自己。“他自己能照半个小时。他对自己的形象、荣誉非常看重。”苏明杰对记者说。

  相声演员刘俊杰跟随苏文茂有五十余年,他回忆说:“老爷子生前让我们好好说相声,好好。要脚踏实地,要写人们爱听又有水平的节目。老先生抱病在床时,对我们讲的还是这些。他一辈子爱的是相声,追求的是相声,临走想的也是相声。”

  在此前的生活中,苏文茂先生也是一个严谨的学者形象。“父亲在生活上常说粗茶淡饭,早也香甜,晚也香甜”,苏明杰告诉记者,“父亲要求我们不要太奢侈。对我们的教育非常严格。”刘俊杰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老爷子曾说,他出门买苹果,发现里面有个烂的,绝不可能找出来和卖苹果的去理论,他说影响不好。”

  据苏明杰回忆,老爷子住在小海地时,经常坐公交车。有些老百姓见到他,就说:“苏老师,您这么大腕儿怎么还坐公交车呢?”“当时老爷子开玩笑说,我不坐公交车,你能看见我吗?他从心里就是拿观众当,所以说有很多喜欢他作品的观众。”苏明杰说道。

  “苏先生对于观众总是热忱而亲切。”刘俊杰说道:“有一次观众和苏先生打招呼苏二小,当时老先生头发都白了,作为徒弟我有点儿急。但是苏先生哈哈一乐。跟我说知道为什么吗,我有一个作品有个人物叫苏二小,不是对我的不尊重。这是观众记着我的作品,应该感谢他。”

  2008年1月14日至2月12日,本报文化部主办《漫画漫话苏文茂、魏文亮有比赛》。据本报记者庞剑回忆,当时苏文茂、魏文亮亲自出任比赛评委。庞剑说:“我当时住华苑久华里,先生住华苑新城,距离很近算是邻居。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到苏先生家,把参赛作品送过去请先生评判。在讨论颁仪式上苏先生如何致辞时,先生为我一个人说过一段相声,就是《长寿的秘诀》。先生说你是记者,这次表演就以你采访我如何长寿入活,不动烟和酒,饭后百步走,当说到最后的底我媳妇儿长得丑时,因为是面对面和我说,令我记忆非常深刻。”

  对于艺术,苏文茂对自己要求严谨,作品紧扣时代。刘俊杰向记者介绍:“有一年,宣传劳动模范张世珍的先进事迹。他去光复道摆摊体验生活。我还看见过苏先生当时在那里卖货的照片,穿着白大褂。后来才诞生了《光复道上红旗飘》等作品。《废品翻身记》等作品也是如此。”“他像一个学者。”刘俊杰对记者说,“以前有个到体育馆表演的机会,他说演不了。他说我得和观众面对面,得看见观众的表情。我不能在台上嚷,这不是我的风格。宁可不挣钱,也不去。”

  而对于徒弟做艺,苏文茂堪称严格。“他很少夸,总是在演出后说我们哪个包袱抖得欠缺、哪一段词显得不够文化,换一种方式包袱也能响。”刘俊杰对记者说,“这种指导经常有,而且老爷子很谦虚,听完就和我们探讨。让我们懂得他的追求,也要求我们像他那样去追求一种有文化的境界。”

  在对徒弟的生活上,苏文茂又十分体贴。刘俊杰回忆说:“当年,我一个月挣42.5元。过年时候,我给老爷子买了几斤鱼,当时物资还紧缺,花了十几块钱。老爷子看见鱼,说这多贵啊,但是没说别的就收下了。等过两天我再去拜年,他跟我说,俊杰拜年从来不带孩子,这15块钱给孩子的压岁钱。你现在不富裕,我要因为你送礼,影响你的生活,那叫什么。”

  孙福海认为,苏文茂先生的艺术体现在一个“雅”字上。“苏先生在天津市曲艺团第一个提出来演不演伦理哏,不演打哏(捧逗角色互打逗乐),不演有辱残疾人的哏。这使他把雅字做了高层次的提升。他的作品中,包袱宁缺毋滥,合理的包袱才运用,不合理、不合情节的包袱,即便再可笑也不用。二是讲究文学性、艺术性。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苏先生排演了七段久未上演的曲目,即《打白朗》《卖五器》《铃铛谱》等。搬上舞台之前,苏先生把作品知识涉及的教育界、文学界、社会学等方面的专家请来,他一段一段地演,听专家的意见进行修改。他要求自己的作品即使高级知识来听,也会觉得相声有知识性、有文化。第三点是他所塑造人物生动。从《批三国》中不懂装懂的人,到《文章会》中北大高足的形象,再到《新局长到来》中的苏大秘等角色活灵活现。他所塑造的人物让观众信,这才能让人回味。他是真正把传统节目整理出来,赋予新活力的人。”孙福海说道。

  北 京 晨 报 网 版 权 所 有,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