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艺大师田连元再收徒:干评书要甘于寂寞孤独和清贫

曲艺大师田连元再收徒:干评书要甘于寂寞孤独和清贫

2017-09-29 09:50

  “拜了师,就别后悔,干评书这个活儿就要甘于寂寞、甘于孤独、甘于清贫。”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在76岁古稀之年再开山门,昨日在辽宁大厦举行收徒仪式,将沈阳曲艺团业务团长、著名相

  “拜了师,就别后悔,干评书这个活儿就要甘于寂寞、甘于孤独、甘于清贫。”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在76岁古稀之年再开山门,昨日在辽宁大厦举行收徒仪式,将沈阳曲艺团业务团长、著名相声演员穆凯、评书演员宋春明收入门下。收徒仪式上高朋满座,热闹非凡。中央说唱团著名曲艺家赵连甲、海政文工团相声表演艺术家王佩元、著名鼓曲表演艺术家张香兰、曲协崔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杨振华、曲艺名家耿瑛、郝赫、陈连仲、黄晓娟、张千、常佩业、王振华、贾承博等纷纷到场祝贺,中国曲艺家协会姜昆发来贺电。

  三年前,田连元曾因车祸丧子之痛,古稀之年突遭变故,喜爱田连元的观众为他的身心健康担忧,更关心他能否再度登台。昨日收徒仪式上,田连元和妻子刘彩琴神采奕奕盛装出席,可见对艺术的田连元已然走出失子之痛,将观众喜爱评书艺术以接力棒的形式传递下去。

  献鲜花、鞠躬、行跪礼,面对田连元和刘彩琴,穆凯和宋春明以曲艺行内最传统的礼仪正式拜入田派评书的门下。田连元赠与两位爱徒一把折扇、一方醒木和一条手帕,这三样演绎评书不可或缺的道具是他心中传承评书艺术的象征,希望两位徒弟能将评书艺术发扬光大。田连元认为穆凯和宋春明是真正热爱曲艺事业,希望他们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话说,没有状元,但有状元徒弟,希望我能教出一个状元徒弟来。”

  田连元表示评书从汉唐一直保留到今天,有两千年的历史。这门传统艺术能流传下来,得感谢历代的评书老艺人,以收徒的形式像接力棒一样将评书艺术传递至今。田连元也给两位徒弟忠告:“这门艺术,不像唱歌,一夜就成为红歌星;也不像影视剧,一个好片子,能够轰动全国,你就成为全国轰动的明星。拜了师了,别后悔,干了这个活儿就要甘于寂寞,甘于孤独,甘于清贫,奋斗终生,未见得能到终极。但评书这个职业有个特点,我总结是滋润,塑造灵魂,这很重要。”

  也许是巧合,时隔7年,虚岁77的评书大家田连元再收两位爱徒,门生共7位。现场,田连元的好友、曲协崔凯调侃称“这是寓意着七星高照啊!”田连元再度收徒是曲艺界的一大喜事,不少曲艺界的泰斗级人物和曲艺名家纷纷亮相,相见甚欢,现场热闹非凡。91岁的著名鼓曲表演艺术家张香兰现身祝贺田连元喜收爱徒,支持评书事业,令不少曲艺界人士深感敬佩。以好做四句打油诗而闻名曲艺圈的著名曲艺理论家耿瑛,84岁不改昔日风采,拄着拐杖,献上一首自己创作的打油诗,更调侃自己为了创作,着实费劲想了好几天,幽默风趣的话语引发欢笑声一片。

  收徒仪式结束后,心情不错的田连元接受了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的采访。面对曲艺界话题,田连元侃侃而谈,从失子阴霾中平复后,他最关心的事情还是如何将评书艺术传承下去。

  谈到收徒,田连元原本是的,“我教不了别人。”但为了评书艺术的薪火相传,从艺60余年的田连元此前一共收了五位徒弟,分别是兰、卞志明、关永超、叶怡均和。收徒严谨的田连元不仅要求者要专业从事曲艺艺术,更考察者的品德和人格。收大徒弟兰和二徒弟卞志明之间隔了16年。身为广东边防总队艺术团曲艺队的队长,二徒弟卞志明一心想拜田连元为师,但田连元考察了他10年,觉得他为人实在、做事厚道,最终才答应收他为徒。

  虽然田连元强调不用跪拜,鞠躬就可以,但是穆凯和宋春明仍采用曲艺行里最传统仪式行跪拜礼。跪拜敬茶,这是老曲艺行内流传下来的规矩,随着时代的发展,不少人认为这是封建,应该。对此,田连元表示无论是跪拜还是鞠躬,只是一种形式,“其实这些只是通过某种形式确立师徒关系,以形成持之以恒的联系。”田连元表示真正的师徒关系,是应该以传授技艺为准则。

  谈到评书的现状,田连元认为没有走入低潮。“历朝历代都有说评书的,现在,发达了,网络普及了。”虽然自称“网盲”,但田连元时刻关注着评书领域的新动态,“据我所知,网上有不少说评书的,他们特别年轻,这说明评书没有销声匿迹,它随着时代的变革也在变,所以评书也应该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创新。”

  在辽沈曲艺圈中,沈阳曲艺团业务团长、青年演员穆凯是力量,他传承沈阳相声艺术,屡获业内大。穆凯拜评书大家田连元为师,可能普通人难以理解,“这说相声的咋改说评书了?”曲协崔凯表示,“这在曲艺界和戏曲界不是独创,有的人师承多门,更利于他的发展。像梅兰芳先生曾和很多老师学习过。我们在传承传统文化和传统艺术方面,如果既有相声师门的、又有评书师门的,还会创作,那传统艺术的发展是全面的。”

  作为穆凯田连元的引荐人,崔凯对穆凯十分欣赏,“他和耿瑛先生完成了《辽宁曲艺史》这本书的创作,对辽宁曲艺的脉络很清楚,另外对曲艺传统的艺术资料的收藏也很丰富。相声小品评书都表演过,现在还做沈阳演艺集团曲艺方面的管理工作,发展很全面。”穆凯则告诉记者,自己一定会田派的评书艺术,让我们的田派评书在辽宁、东北乃至全国继续发展下去。